刘亚明画作《通向众冥的自由之路》媒体见面会纪要

 http://www.17ok.com  2009-08-05 10:29:48  来源:  

09上市公司三季报一览 财富密码独家首次曝光 股指期货权威数据发布
基金三季度重仓股汇总 主力机构权威策略发布 沪深股市一周交易备忘


  2009年7月29日上午,在第四届成都双年展期间,画家刘亚明作品《通向众冥的自由之路》媒体见面会在成都市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蜀汉厅隆重举行。

  刘亚明是出生于四川内江的画家,他创作的巨幅油画《通向众冥的自由之路》,在成都是首次公展。这幅作品在刚刚经历过地震灾难的四川——也是刘亚明的故乡——首次亮相,具有特殊的意义。

  出席这次作品发布会的嘉宾有:罗布江村(西南民族大学党委书记、摄影家)、刘亚丁(四川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俄罗斯文学研究专家,刘亚明的胞兄)、智海法师(圣水寺主持)、冉华(四川省内江市文联副主席)。来到见面会的媒体有:新华社、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中华工商时报》、《大公报》、《南方周末》、《南方人物周刊》、《四川日报》、《华西都市报》、《成都商报》以及中央电视台、四川电视台、内江电视台等新闻媒体。

  资深艺术批评家、著名策展人陈孝信教授向媒体的朋友介绍了与会的专家,他们是:皮道坚(华南师范大学教授、著名艺术批评家、策展人、艺术主持)、邓平祥(原湖南省美协副主席、秘书长、著名艺术批评家、艺术家)、杨卫(宋庄艺术促进会艺术总监、著名的艺术批评家、策展人、艺术家)、陈默(四川美术出版社编审、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《大艺术》主编、著名艺术批评家、策展人)、鲁虹(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、学术部主任、著名艺术批评家、策展人)、管郁达(云南艺术学院教授、著名艺术批评家、策展人)

  见面会上,刘亚明首先介绍了自己创作这幅巨画的初衷。他说:“我不太会说话,最会说话的是我的画。多年来我对环境问题比较敏感,包括人所处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,关注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与人的关系。沙尘暴、流感、金融危机,等等,人类的灾难不断。在北京,大概是2002年吧,有一天,我的画室窗户玻璃变成了茶色,往外一看,原来是沙尘暴。我的画室就在北京小汤山附近,非典时,看着运送病人的直升机每天从我头顶飞过。我们出门,哪怕是到了一个宗教胜地,或者是一座古城,也是充满了商业色彩和不诚实的交易。我们去做事情,到处充满了潜规则,懂潜规则的人如鱼得水,不懂潜规则的人却像孙子一样的。所以我就思考,这些灾难,这些天灾人祸到底是什么造成的?最后我找到了答案,是人本身出了问题,人心出了问题。人本身为什么出问题呢?原因有几点:一是缺少信仰,没有寄托,没有精神的家园,造成了做任何事情没有顾忌,什么都想做,什么都敢做。二是,多年来经济快速发展,改善了人们的生活,但缺少道德教育,缺少自我操守的约束。三是,没有一个良好的社会保障体系,比如医疗、养老,人们总想着为将来积攒什么。当然中国人口众多,包袱很大,近几年政府已下了很大力量来抓这件事。我是一个喜欢画大画的人,我觉得只有用大的声音,大的场面,才能震撼人们日益麻木的心灵。在欧洲我转遍了各大博物馆,我深深被震撼的还是这些历史先贤创造出来的人类文明的经典,包括这次来我是从北京开车来成都的,为的是采风,中途我去了山西的云岗石窟、悬空寺、善华寺、永乐宫、平遥古镇,我在永乐宫受的震撼跟我在卢浮宫受的震撼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我这幅画构思的意图是什么呢?我觉得我们现在都很躁动,有钱的,没钱的,有地位的,没地位的,都躁动,所以我设计了一个‘跑’的样式,这个跑,有两种象征,既包含有‘逃离’的意思,逃离充满烟尘的城市,也包含有‘追逐’的意思,这个追逐既可以理解为追逐金钱,也可以理解为追逐精神的家园。构图设计上我希望看画人能被卷到画里面去。画面几乎囊括了各个领域里各种类型的人物,有学生,有知识分子,有工人,有农民工,有大款,有官员,也有小姐,等等。有两个中心人物,一个是在远处地平线上的释迦牟尼,画面中心还有一个身着一袭白衣的女子,她的姿态象征我们心灵的从容淡定,因为我们都希望生活在一种从容的心态里,这是我们的理想。即使在最绝望的境地依然表现出对生命、阳光和美好生活的期盼。在很多人物的面容和肢体语言中表现出了抗拒困境的坚韧和自信。”

  与会的国内著名的批评家、资深学者对刘亚明的这幅画作进行了点评。下面是专家评述的简要内容:

  管郁达:第一点,这幅画需要我们花很长时间去体会它提供的信息,它所释放出来的能量。这幅画让我思考,当代艺术要承担什么社会责任?艺术家是个体,可以以慈善的方式,以赈灾、捐画的方式来承担,但一个艺术家最重要、最有力的方式还是以艺术的方式去承担社会责任。这种方式承担的社会责任是资本家不能承担的,也是政治家不能承担的。去年以来,中国和世界都有很多灾难,现在反思,这些灾难也是一种必然。人类欲望的过度膨胀导致向自然的掠夺性的过度索取,这反而伤害到人自身生存的环境。艺术家对自然或社会灾难的反思就是一种社会的担当,这种担当就出自古今中外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良知。艺术家应该用艺术的方式去反思和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,这也是艺术家的社会价值。

  第二点,有些东西可能是艺术家最初无法设定的。这幅画与传统的经典艺术尤其是古典主义的艺术,比如欧洲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,在图式上是有关系的。那些艺术中也有对灾难的图式反映,如《庞贝城的毁灭》等等,宗教艺术中也有很多类似的东西,这就使我感觉到艺术家借鉴了宗教艺术的东西。这使我思考,除了主旋律的价值之外,还有没有更为永恒的价值存在?比如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和人文主义的思想精神。无论佛教还是基督教,最终也都是要回到对人自身的关怀。近200年的中国现代化进程,追求速度和效率,同时也放任人的欲望,不断膨胀。我们常说天灾人祸,天人感应,天作孽犹可忍,自作孽不可活,就是强调人和自然的和谐,人和人的和谐。从刘亚明的这幅画里面,我们可以看到,它不仅借助了经典艺术的图式,同时还表达了对这些人类思想的核心的尊重和重新挖掘。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,对社会的关注一直是一个传统,像徐悲鸿的《田横五百壮士》、蒋兆和的《流民图》等等都是人文主义的历史画卷。刘亚明的画在今天出现,对我们有警醒作用,提醒我们,中国要发展和谐社会,不能只靠简单的经济的统计数字来完成,更多的是需要我们重新回到人性和人心的原点,重新反思我们人与自然、人与人、人与社会之间的紧张关系如何调整。


1

(责任编辑:杨燕艳)

主力席位揭密】  【每日基金净值

进入千股吧】  【基金持股变动

行业板块】  【精彩图库

       

娱乐八卦
热贴回复
郑重声明: 财界网引用本文仅用于传播,无经营目的;文章观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,不代表本网观点;与本文相关意见及异议,请与本网(stock@17ok.com)联系。